您未登录! [立即登录]免费注册 ENGLISH   

肖斯塔科维奇&德沃夏克

2017-05-19 星期五 20:00:00

票 价:¥15.00/¥50.00/¥50.00/¥50.00/¥50.00

德沃夏克:A大调弦乐六重奏,Op.48
安东·利奥波德·德沃夏克(捷克语:Antonín Leopold Dvo?ák,1841年9月8日-1904年5月1日),生于布拉格(时属奥匈帝国,现属捷克)。他是十九世纪世界重要的作曲家之一,捷克民族乐派的主要代表人物;纵观世界音乐史,写弦乐六重奏的还真是少见,德沃夏克就属其中之一,而且他这唯一的一部创作于1878年的弦乐六重奏极其出色!
第一乐章是一个中庸的快板。一开始的旋律就非常迷人,非常优美,让人过“耳”不忘!旋律缓和,非常令人陶醉。它的色彩明亮,又非常温暖。而经过发展,色彩和情绪相比主题发生了比较大的转变,情绪变得激动,旋律变得紧张急促。
第二乐章是一个小快板。音乐形式是德沃夏克用过很多次的乌克兰民间叙事诗——杜姆卡,但这个杜姆卡有些与众不同。杜姆卡经常是以悲伤的旋律出现,悲伤的情绪没有延续多久就被欢快的旋律打断,让人情不自禁地会随之轻轻摇动身体。
第三乐章是一个急板。乐章一开始由小提琴演奏出一段非常热情奔放的旋律,也非常轻快,明亮欢快的旋律使得这个主题非常具有吸引力,让人心情愉悦。
第四乐章是一个变奏曲。缓慢抒情的旋律,透露着特有的民族气息和浪漫的味道,整个乐章的情绪基调也就此定了下来。第一变奏像是一个谐谑曲,由小提琴奏出,旋律短促急速。第二个变奏速度又慢了下来,主角换成了大提琴,小提琴虽然只是附和着吟唱,有一种非常特别的色彩和味道。第三变奏主角又是小提琴,又是一段缓和抒情的旋律。随后的第四个变奏,是一段流畅的旋律,犹如一条宁静的小溪流向远方。最后第五变奏节奏活泼了许多,而且这种活泼的节奏逐渐变得强烈,并演变成了结尾。乐章在一种活泼、带有舞蹈感觉的旋律中欢快地结束。 
这一部弦乐六重奏拥有众多漂亮的旋律,声音的色彩也是极具特色。小提琴音色明亮,而且配合出来的和声色彩也非常迷人,是那种特有的斯拉夫民族的色彩,具有 浓郁的民族特色。中提琴的声音比较低沉,虽然暗淡一些,但暖厚舒服。大提琴虽然很少作为主角出现,但两把大提琴使得音色更加饱满浑厚,因此使得这部作品在 声音上也非常迷人。这部作品的编排也是与众不同,乐章竟然能没有慢板乐章,除了第三乐章是一个急板之外,其他3个乐章的速度和情绪基调比较接近,第一、 二、四乐章都含有速度不太快的快板,这样就使得整部作品听起来也并不累,而且还能非常自然地融为一体。拥有优美动听的旋律,加上民族气息浓郁色彩的音色, 使得这部作品非常具有吸引力,绝对是一部不可不听的室内乐作品!

肖斯塔科维奇:C小调第八号弦乐四重奏,Op.110
德米特里·德米特里耶维奇·肖斯塔科维奇(Dmitri·Dmitriyevich·Shostakovich,1906.9.25-1975.8.9),生于圣彼得堡,原苏联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20世纪世界著名作曲家之一。肖斯塔科维奇的十五首弦乐四重奏,被认为是二十世纪的伟大作品,他以弦乐四重奏的形式塑造了他个人的艺术和自我的体现,充满抒情的特性。
第八弦乐四重奏,作品110(1960),是肖斯塔科维奇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这首四重奏包括不间断演奏的五个乐章。乐曲主要题材分别来自作曲家自己的不同时期的作品。贯彻全曲的是作曲家姓名开头的德语拼写字母[D.SCH]分别代表D、降E、C、B这四个音符构成的主导动机(即姓名主题)。
第一乐章:广板。在四件乐器奏出的一段缓慢的挽歌式的乐声中,作曲家著名的D-S-C-H(D,降E,C,B)动机将自己清晰地展现在听众面前。在这一乐章中,肖氏还援引了他1926年19岁时的成名作《第一交响曲》中的一端旋律。
第二乐章:很快的快板。在一阵激烈的音乐声中,作曲家再一次用他的DSCH动机为人们勾勒出一幅地狱的图景:这是一端引自第二钢琴三重奏的旋律“死亡之舞”。这段旋律据说是曾在纳粹集中营被犹太人传唱的,这些可怜的人们当时被迫为自己挖掘死后的坟墓。而作曲家本人在歌剧《姆钦斯克县的马克白夫人》引起当局的极度不满后,又何尝不是成天生活在自己的坟墓的幻象之中呢?
第三乐章:小快板。这是一段基于DSCH动机的犹太风的小圆舞曲,既甜蜜又辛酸。苏联政策中的反犹太成分曾迫使数以千记的犹太人离乡别井,流浪他乡。肖氏曾对此表示过痛心,深感人生的残酷。在这段乐曲中,作曲家引用了一段曾用于他的第一大提琴协奏曲的旋律——这是在斯大林死后,苏联当局恢复肖斯塔科维奇的名誉后写成的。在一段仿如笑声的下行音阶中,我们仿佛可以看见一向不苟言笑的作曲家,此时就象在和一位挚友一起,发出开怀的笑声。
第四乐章:广板。包含了一些粗暴而又沉重的和弦。有人说,这是来自德累斯顿的炮火。也有人说,这是斯大林手下在半夜的敲门声。后者听起来似乎更合理。这种来自对强权的恐惧对30年代的肖斯塔科维奇造成极大的心理阴影,以至于他有时甚至收拾起行装睡到屋外,以便随时逃走。
第五乐章:广板。同样以DSCH动机为基础,最后一个乐章回应了首乐章。但在这里音乐线条变得圆滑了一些,这是一种对往昔的凄苦的回忆。这段音乐后来发展成乐曲的高潮,但随之而来,却有坍塌在一片无奈和顺从之中。
《C小调第八弦乐四重奏》是一首值得用心聆听的作品。在长达五个乐章的音乐中作曲家用心灵的笔触向世人讲述了他生命的故事,表达了作曲家的内心最真切的感受。

蝴蝶夫人(音乐会版)

指挥:里科·萨卡尼

时间:2017年06月24日,星期六,20:00

本网页适用于:IE8+,Chrome,Mozilla Firefox,360等主流浏览器,IE6浏览器请自行升级,以免影响您的正常浏览!

经营许可证编号:黔B2-20090036 黔ICP备09007571号

版权所有:贵阳交响乐团(贵阳爱乐乐团)

电话:+86 851 85509898 传真:+86 851 85513372 邮编:550003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市南路265号贵阳大剧院贵阳交响乐团